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折叠空间

ysddtc

 
 
 

日志

 
 
关于我

笑一笑,一切都会好

网易考拉推荐

与蒋华聊天的文字记录  

2008-12-25 16:0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最有启发和收获的一次交流~
 
蒋华

AGI国际平面设计联盟会员,策展人,教师。
1992-1996,无锡轻工大学设计学院(现江南大学设计学院)
1996-2006,任教于宁波大学传播艺术学院。
1998,中国美术学院研究生主干课程班。
2006至今,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视觉传达设计方向博士生项目研究.
1999至今,蒋华与潘沁创办并策展宁波国际海报双年展(IGDB)
2008北京成立OMD当代设计中心
2008-2009,社会能量——当代荷兰平面设计的主要策展人

在江南大学设计学院与同学们交流记录
录音:epin  记录:ysddtc

问:我注意到您讲到一个(设计)多元化的发展,你也举了例子,比如说一个学理工科的比如学建筑从事设计,他的方向不同,但是我们学设计出发的话,应该接触哪方面的知识。

蒋:你先别太把我的话当回事,你就当做大学生活中间,有一次一个古怪的年轻的学长,作了一个特别古怪的讲话。让你有一些乐趣就行了,不要把专业搞得特别的严肃和严重。每个人有自己的所长和兴趣,再来看待这个专业会好很多,你也可以做得好很多。平面设计师总是欲望太多,总是说我想做一个很好的东西,其实态度要认真心态要放松。我觉得你感兴趣在哪方面你就去做吧,你对写小说感兴趣你就去写吧。没准你可以用写小说的方式做设计,那挺好的。这不是一个强求的东西。我见过中国最好的平面设计,这最近两年,我很兴奋的看到的时候,是在中国一个建筑公司里面,他做的一个平面设计,他的一个项目。他是一个建筑项目,但是老板说我要在里面加入其他的东西,一些办公的东西。OK那特别简单,它既然已经有了一个系统化的空间的解决方案,那在平面空间里也用这个系统化的方式去做一下。那些技术上的瓶颈,去琢磨一下就会了,你也知道ILLUSTRATOR是多么简单,PS是多么简单,还有INDESIGN。简单到根本不需要你去学。要学的话就去找一个高手坐在你旁边,三四年后那你也是个高手。所以,好的工作方法,好的角度,所以产生了一个特别出色的设计。这是真的,不是说他做了一个多么好的海报,而是他做了一个特别好的系统设计,然后投射到其他从展览设计到印刷品设计。其实他就是一个画廊的空间结构设计,然后投射到平面里面,平面也特别结构化,角度完全是建筑师看待问题。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特别简单,特别系统化,特别理性,又好玩。

问:我意思是视觉呈现上表现上还是理念上。。。

蒋:不是 我觉得思想的魅力远远大于一个东西好看与否。比如你看到一个东西很有趣,大的东西上很完善,那失小节的东西在看看就无所谓了。比如说MUJI(无印良品),当MUJI概念提出的时候是真正的设计,但MUJI里面一个小的广告牌,那不一定是重要的。小的广告牌它看不出它概念提出的时候对新的生活模式的一个构想,这个构想是非常有价值的。我说的有点大了。平面设计里面同样是这样,你对设计的整体构架的判断和把握,重要过一些细节,比如单个名片排得是否好看,这些小问题通过一个好的技术人员就可以解决。请注意我的用词,简单技术人员,就是底层的员工,对美学上有修养,有能力,那一定是聪明的人雇你,而不是你雇聪明人。

问:那比如说你今天展示的07间我们以前也看过的这种很简洁的设计,时间很短的情况下,是理念很重要,还是如何表现重要。

蒋:那个项目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是一个团队做的。我在中间几乎没有做任何在电脑前的工作,当然贴纸更不是我贴的。

问:它呈现更多的是理念还是形式?

蒋:就是合适把。它不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设计,不是一个非常好的设计。我的项目都还算不错吧,都有新的角度吧。(就算这样)我也不拿它当回事。有人说我不喜欢你的社会能量展,我说我也不喜欢,呵呵。因为那个社会能量展我们研究得太多,所有的东西我已经研究得滚瓜烂熟,看了无数次。你们手上的两本书,其中两本研究专著,就是我们的团队做的。我们对他们的研究足够深入了,所以最后我们很清楚他们里面的优点和缺点。看腻了。

问:我想问一下,我个人认为你是一个把设计给设计的人。

蒋:没有设计。那是原研哉干的事情。呵呵

问:我觉得这样很高明。另外从就业的角度来说,本科毕业的可能就业方向更宽广一些,可能进入不同领域。但是研究生的话,可能学科可能更专一点,这个就业。。。

蒋:我想澄清一点,就是一般来说本科生毕业后进入社会他的层面都比较低。比如轻院的同学在社会上是比较受欢迎的,因为他的操作能力很强。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社会上直接能用的,特别是无缝连接的,未必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它意味着,它现在用你同时,这个世界十年以后可能会抛弃你,让你变成一个废人。我不是危言耸听。我是说看起来是好的事,都是打问号的。你要琢磨一下。为什么,因为你成为好的枪手能力很强,你就被人使来当枪手了,你就不用脑子了。这是一件好的事情吗。中国的大学和西方的大学是不同的,我没有去过但我知道,西方高中是玩的特别开心,特别开发。而中国高中是特别压抑,像僧侣一样。但是西方的大学是很苦的,你没有特别认真的做研究讨论和思考是毕业不了的。因为每一个论文和阶段课程都需要你自己去找资料,讨论,提出自己的观点而且去演讲。有很多的能力在大学里被培养,交往,沟通,演说,工作的态度和方法。在中国本科,有人教你做一个好的VI的时候,你去做了,发现这是在社会上马上就可以用了,你仔细去了解下社会上一些赚钱的行当,目前看起来比较稳定的平面设计的形态,什么样本,书籍,标志,CI,这些稳定的项目和形态是很容易的对付和解决的。你稍稍跟企业有些沟通,对项目有一些理解,加上一些所谓运气,你就可以做出来。虽然费用不高,但是你就变成某种熟练的枪手,熟练的雇佣兵,是没有立场的,没有主张的,没有任何对问题核心的的判断和看问题的能力。所以专业能很好的被用,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当然看各个个体。所以最好的一般都是研究生,比如中央美院,本科生他出去能做一个好设计师但不会特别好。我现在接触到几个最好的央美毕业的人,在现在这个阶段,有三到四个我觉得杰出的人,他们都是研究生,当然20个里面也只有34个不错的,在这一届,我觉得。无一例外他们都有很庞大的阅读量和想问题,研究问题的本能和心态,很多人都有非常好的沟通能力,英语很强,还有处理问题的能力。这一定是有很多的优秀因素在伴随着他们。但我最后再强调一点,为什么我叫大家按照自己的活法去做,没必要为这个专业去献身。因为这专业本身也就这么回事,特别简单。我昨天开玩笑说平面设计师是一群特别无脑的人在那里工作,就是每个人甘于自己做一些小的乐趣,做一些小的工作。比如我能做一个好的样本,一个好的标志,整天谈这些小问题。这些问题都简单了,对这个复杂社会来说。你要做好准备,你要扪心自问,你是不是一个足够聪明的人,是不是对这个工作热爱,有没有工作的能力。客观的问自己。当你没有这个能力的话,你就把它当做你的某种新行业的基础,你爱干嘛干嘛去。你喜欢服装你去做服装吧。你喜欢首饰你去做首饰吧。你把平面设计对品牌的认识,对美学的认识,你至少在面对平面设计团体的时候你不会被坑了,你知道什么是好的。这不就挺好吗。我觉得就是你别太原教旨主义,别教你什么你就信什么。

问:学长,听完你昨天讲座我特激动,我觉得你是一个特能转动的一个人。还有我一直想问,你和我们相同年龄的时候有过什么梦想呢?或者说你现在生活状态和你当初设想是一样的吗,你追求的是什么呢,现在的状态是你所想要的吗?

蒋:我觉得就是爬山山顶发现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当然我也没爬上山顶,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简单的事情。人可能没必要太安排自己,太定位自己,别把自己搞得那么紧张。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同龄的时候肯定不如你们。沟通能力也一般,表达能力也一般,嗓音也不像现在这么低,可能有点奶音奶气。我也不太记得那个时间的情况了。回过头来想,就是一个滑稽的师兄,来跟你们做一次推心置腹的讨论。你觉得听进去一些小东西,对你有帮助,那就够了。每个人属于自己,别把自己弄太累,未来想干嘛就干嘛。

问:你的研究生生活是这么安排的。

蒋:我没读过研究生,我是参加的国美的讲师的培训,仅此而已。唯一的好处是当我去考博士时,省去了可恶的三年。当时特别想做事情,从毕业后在做各种事情,一只脚在学校一只脚在社会。所以我这样省去了三年。研究生是否与本科生不同,我觉得好的设计师往往都是研究生。研究生有写作的要求,有内容,工作方法,研究方法的要求,这是对设计有帮助的。设计不是黑大傻粗的一个东西,也不是探讨那个优雅,那个很美,那个很有意思。这么简单的几句话不能描述平面设计。当一个老师在课堂上在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图像,我觉得这个很好玩,那太没有思想了。你在台上讲座干嘛呢,忽悠别人过来干嘛呢,你画得再好都没有用。

问:我也知道陈丹青也强调过设计中的思想,你也提到设计中多学科的知识

蒋:研究生的教育是一个机会,是让你从一个简单技术工种的培训,上升到一个方法层面的反思。只是有机会,不代表每个研究生都能成为一个好的设计研究者。我知道现在最好的一些设计师基本都是研究生以上,是因为一个基本的要求是不同的,因为本科生阶段,尤其是中国的本科教育,没有让人真正的去考虑问题。本科生里的优秀者会有一个研究心态,这使得你没有读研究生,也会去做研究课题,去琢磨问题,去看书。所以我觉得研究的本能,工作方法的本能,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不是说研究生是重要的。最重要的并不是学历,恰恰相反,而是需要你去琢磨。从选题阶段就开始琢磨。这跟我们的设计是一样的,我们设计接到委任书,也没告诉你需要什么。这时候我们就要研究人,研究事情,研究相关的问题。这就是一个研究心态。研究心态不是一个特别好的词。就是说你工作方法中,应该有一个对简单形式背后的东西进行反思的欲望。这个是一个设计师的开始。当你看到一个简单形态,感觉不错,我可以拿来用。这个未必是设计,这是粉饰。一个好看的设计远远不如一个扎实的设计来得重要。比如这本书里的,我觉得他们的设计大部分都并不好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工作室成为欧洲最重要的设计工作室。他们也不是按照好看的标准来做的。他就像是NEO,他在各个领域里穿梭,对他来说,传统媒体,新媒体,都TM都是媒介,根本不重要。他既是新媒体的王者,在传统媒介里也是特别出色的。他根本不在乎,什么我TM排了一本漂亮的书,什么好看不好看,他根本不考虑这些问题。他考虑的是工作方法和程序。当一个本科生也好,研究生也好,设计师也好,当你去琢磨这背后的方法,你设计的生涯才真正开始。

问:你觉得在央美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能不能介绍一下他们的教育是在关注什么?

蒋:其实你们是差不多的。一百步和五十步吧。央美现在多多少少关注个体的能力和思想,工作方法,但是各个工作室是不同的。每个工作室老师思想是特别不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体系。这非常好,设计不是求同存异,每个有自己真正的立场背景,这个已经形成不同了。比如谭平的工作室,他特别关注学生对设计的兴趣和自己和发展的思考。你愿意干了,事情就成功一半。最好把你自己背景,经历释放出来,这就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央美的研究生和本科生部分同学还是喜欢用课题研究的方法去做项目,这是他们的特点,这意味他们会选择媒介而不是被媒介所选择。不是说我不知道做什么的情况下我想做一个系列招贴,我再去做系列招贴。是先研究一个课题,比如我研究天气,这需要一些气象学的知识和人,可能我之前就对气象很感兴趣,然后转换成一个研究项目,这可能很难看出和设计方法产生关系,但是我想有些时候会有,就像我说的COMMUNICATION是存在所有物质世界中,都是我们的设计对象,这个领域是肯定会重叠的。那最好我会选择课题最后的展示方式是什么,可能是个研究报告,可能是个展示,可能是个空间设计,也可能是个平面设计,呵呵。

问:我觉得设计还是从思想出发。大部分院校还是先想到一个形式,然后去凑。

蒋:央美也凑。也不是都很好。但是他里面最优秀的毕业设计,最优秀的人,我相信每年会有十分之一左右的人,真正出色的人。有形式感出色的人,有很有思想的人,也有两者都有的人。

问:研究生应该怎么给自己一个定位和规划?

蒋:研究生听我讲,可能会更理解我说的意思。可能我说的也不是对的,大家要用问号去看待我说的每句话。同一句话不同人讲意思也会不一样,不同人听也会得到不同的东西。我想你也别去定位自己该怎么着,你就好好做好研究课题,把自己工作方法梳理好,知识体系梳理好,就够了。毕业扎扎实实选择一个你感兴趣的好好做好。我觉得就挺好。千万别去定位,你还不知道这样好不好,你就去定位,那就不能挪了,呵呵。

问:现在都讲跨界。我们的设计跨界课题都是设计之内的交流,比如平面设计环艺设计产品设计,这是算本专业的交流还是不同专业的交流?

蒋:跨界专业是个特别媒体化的词,媒体有时候是特别粗暴的。媒体很重要你要利用它,但不要被它利用。媒体非常重要,我现在很重视媒体。媒体有它的一套思考体系,说话方式和某种习惯。总的来说大部分媒体从业人员,他知识结构宽而不广,没有深度。少数有自己的态度。在中国媒体由于它本身是很牛X的社会力量,他往往高估自己能力,创造一些词,喜欢用一些词,到处塞。就像跨界设计,这就是一个小的词,没什么了不起。你爱说就说,但是媒体反复用它,这事情就不对了。这可能是媒体从业人员一个好理解的词而不是一个准确的词。我觉得设计之内的跨界也好还是之外的跨界也好,设计本身就像一个变形虫,没什么真实形态的,什么叫跨界?它是什么界?不知道。设计可以从任何领域出现,设计本身就在干不同领域的东西。你看到过一件只有设计的东西吗?只有设计,没有其它东西。我觉得一件都没有。

问:我觉得是一开始没那么多分别,后来才人为的分开的。

蒋:你们知道三大构成吗?色彩,平面,立体。最早构成就是构成,到中国以后呢,我们把它划分成三个构成。有意义吗?构成还是构成,你学了这三个东西你还是不懂构成。就这么回事嘛。设计也一样嘛,你把它划分成那么多界,本来这些界是不存在的。现在跨界是媒体对它的认识,三大构成是以前学校对它的认识。本身都是不存在的。设计本身是个易挥发的东西,就像酒精,液态固态某种转换还是什么很难形容。你说这个相机是不是设计,不是设计,这不是设计。设计师在上面工作,工作完撤离留下这个产品,所以留下的是设计师工作的痕迹,但它本身不是设计。设计是创造它过程中,那个特别虚的东西。

问:你说的很好,你把设计看成一个非常灵活的东西。但现实中人们往往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需要一个规则的指导。这可能就陷入一个误区。我觉得你看待设计的态度是灵活的心态是轻松的,其他人去寻求具体的方法,可能把自己束缚。

蒋:对。别太在意,你看到什么好玩,就记下来。慢慢来吧,别急,减肥不是一天完成的。该这么过就怎么过呗。每天做每天的事情。你吃下去觉得开心的一定是有营养的,你觉得一个菜好吃,只要不是毒药那样的。你喝粥特别舒服,那就多喝两碗呗,挺好的。再加点不同的料。设计师是一个形态,它的营养知识是来源很多的。我想做得好玩点,看到一些有意思的就大胆做出来。有意思是最重要的,但不是为了好玩而好玩。就最好的文字设计来说,比如有很多中国人说,我要恢复繁体字。没有比这个更愚蠢的事情,大家不是用简体字交流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给自己增加一个包袱。第二有些人说,现在要文字纯净,我觉得不纯净的文字挺好的,文字本身就像一个生命在滚动生长,它发现一些新组合方式和用法,这挡都挡不住。这是它自己产生的。你要净化它,它又不是你什么人,你净得了吗。

问:我们很容易提出一个概念,想法,然后就被它框住了。

蒋:一个新事情出现了,人首先的本能是怀疑排斥。比如小青年是混混,那个牛仔裤的穿着,DISCO。到最后老年人都跳DISCO了。老年人都跳了年轻人还会跳吗?呵呵。

问:我觉得设计会越来越小众,更个性化,由个人的性格兴趣来作选择。有趣好玩可能是一个先决条件。

蒋:恩。。对。有趣好玩是其中一个因素。现代和早期有不同的需求。早期的设计有一个伟大,恢弘。它从帝国时代到现代注意早期,都有一个救世主的心态。他们对伟大科学永恒的东西都是特别感兴趣的。所以出现一些很多的想法,建筑什么的。现在这个时代类似进入一个前MATRIX的时代。MATRIX电影里形容的之前的那个时代。这个时候每个人的自我利益相比公共利益不显得更不重要。设计越来越带有一些当下的个性。比如说轻盈,敏捷,诸如此类。以前听起来不说特别重要的词,现在都会有。这个时代应该会有大的改变,所以没有必要特别固守。重要的是每个人去按照自己的思考去研究问题。毕业课题里应该至少是研究问题,研究一个好的思想,真正的,耐心的去作出自己一个小范围的回答,千万别太大。特别小范围的选题,耐心的去了解一些细节的东西,比别人更用功,也比别人更会享受生活。这个不矛盾。

问:你当时是基于一个什么原因离开宁波去央美?

蒋:因为很无聊了。在一个地方待了十年,周围越来越温暖,所有条件都是挺好的,有点不舒服。就像已经是一个有产者了,再想想你作为一个无产者的时候,是那么上进。当然不是为了上进去读,而是我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在北京的时候,有很多的场,促使我去作出一些改变,因为以前一些资源,工具都用不上了。就像到了一个荒岛。现在荒岛特别复杂,多元。我想人一开始到北京来看,可能很困难,但是最后会爱上北京,包括一些老外。我感觉北京在未来可能是中国真正有底气的城市,真正像一个国际创意中心的城市。这样的城市可能有伦敦,纽约,柏林,可能还有上海。他不是像其它城市那样简单通过一个(什么工程来建设),不管北京多么脏乱差,你能在北京找到任何你想找到的人。比如我这个展览,在宁波找不到任何建筑师,但是北京有。总有好的在那里,你只是不知道。各种事情很多,北京也有一大批无所事事的青年文化制造者,整天窝在家里,有些人喜欢摇滚,有些喜欢滑板,等等。不工作,就呆着。北京没有人在意你在干什么,你一个星期不出现也没人知道。每个人都很安静的,不会对别人生活方式表示惊讶,不会用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你。上海不一样,上海很好很国际化,但是上海有一点,上海出现最多的一个人群,比如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发现有个人穿得不太好,或者昨天穿这套,今天还穿这套衣服来吃饭,就会一帮人鄙视他。我经常听到类似的话。在上海经常通过表面来判断一个人。他对价值判断比较单一。比如你是否有钱,是否有车有房,是否会说外语,诸如此类,通过你的外在来判断你。但是在北京,谁管你。你爱怎么着怎么着,你穿得奇装异服,那是你的事。我经常看到一些非常厉害,特别重要的人,穿得特别土的衣服,头发乱糟糟。但我知道他是很重要的人。很多很多。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即便他知道他穿的不讲究,也不会有人过分鄙视他,这是北京让人松弛的地方。我不太遇到这样一类人,既爱北京,又爱上海。

问:因为上海地缘上离我们比较近,我们可能一般都考虑上海。

蒋:很多人到了上海,又赶紧逃回北京。有些人一到北京,也说北京太次了,又逃回上海。呵呵。

问:现在设计是为当代人的感受作的设计?

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最重要是自己的判断。可能你要看一百本教科书,才能得出自己的判断。可能你觉得他说得对,但只属于他自己。现在很多设计都为孤独的人存在。孤独的人很多,所以孤独的存在。

问:我感觉国外,很多文化人,科学家,医生,愤青,都和设计师杂糅在一起。这种模式,是不是也是一种?

蒋:老外其实很少学一行就只干一行。基本是我是一个设计学位,然后我想当艺术家了,我就从基础艺术学位重新读起。因为老外社会条件很优越,不愁吃不愁穿,饿不死,社会几十年也没太大变化。他会很自我,想干嘛就干嘛。所以你会经常看到一个医生,突然一天想干设计去学设计。老外辛苦时候也很辛苦,他们的研究生,讨论问题一般在傍晚,因为他要打工。他饿不死但也没钱,他要花钱必须要工作。我觉得让不同人互相认识穿插都挺好的。你愿意的话,先去当教师,然后再回来当小学老师,再当设计师,这挺好的。如果你还年轻,你没有特别好的机会,多做一些尝试是挺好的。各种领域。

问:有没有从设计师到物理学家的?

蒋:没有。目前就我观察而言,不客气来讲,是社会最差的一帮高考人员。往往在前几年学不了好的文化课,从英语到数学,所有一切都挺次的。这时候老师就说,你文化课这么不好,不如去学艺术去考个学?那就去学画了,并且大多数时候选择的设计职业。从产品设计,服装设计,尤其是平面设计,它变成了一帮蠢人的聚会。不客气的讲,就是如此。它和建筑设计不一样,它有门槛的,它要求学习很优秀的,是理工科,尤其是清华北大的建筑学系,需要特别优秀的人才能进去。这样的人不牛X才怪。他在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是冒尖的。所以平面设计的差劲是天生的。说的难听点。我说得挺狠的,希望大家原谅。

问:我们就想听这样的,呵呵。

蒋:所以出来更蠢的就是,社会对你说这个是设计,你来做做排版,OK我去做排版,这就是设计。这不是设计,这跟设计没什么关系。

完。
 
以上言论为个人整理记载·未经蒋华核对
  评论这张
 
阅读(5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